п假| 譴Ч| 傘僚| 荻す| 憚瓮| 酗佼| 躂擘| 陝親| 喪族| | 哫塋| 腎猾| す攽| 譴堈| | 都譴| 腹褽| 壎刓| 倯瓮| 偽刓| 蚗陔| 檄瓮| 撈蘋| | 鳳樁| 輒趙| 鷿| 趙笣| 袱赶絢| 閩鰍| 朊埭| 匽ь| 辭瓮| 陔補| 陔す| 睿瓮| 怍假| 勀刓| 匙ч| 椿| 郩砱庈| 陲盺| 栥刓誠| 祊瓮| 坒模蚽| 譴踩| 算栠瓮| 詢倯瓮| 氈假| 鰍桫| 堁襞| 舷票脤嫌| 獐踞よ| 躇刓| 坒そ| 蔬谻| そ鰍| 蚗倓| 腦ь| 嘉蝠| 醫捶| 褽赽綬| 昹瑕| 憚忑| 詞窒| 蹕傑| 皊倓| 崠譫做伈| 都肅| 應昹| | 陰假| 蟆阨| 舷慇嫌衵秫ヶよ| 嫖刓| 咑ヮ| 忭瓮| 閩瓮| 還銢| 扆菟| 豜踢| 盷煆| 屻壽| 磁阨| 迿笣| 虞傑| 網鎖| 舷慇嫌衵秫笢よ| 喟隴| 陔埭| 桲模賜| 氈假| 粹韌| 陲搛| 怢笣| 俜爵| 酗伈瓮| 酗景| 徆庌| 揧瓮| 鰍儔| 昄瓮| 喟笣| 欷笣| 謹栠| 湮罣| 麾笣| 觸隅| 塞羹刓| 揧瓮| 拫ョ| 啞刓| 潑崨| 痑笣| 猿飲| ⑤賦| 噙漆| 籵笣| 欸鍬| す瞳| 蝶鰍| 肮陑| 怍倓| 梅瓮| 鰍煉| 譴疏| 陔蝑| 囥梂| 晑謎| 壅笥| 蜚瓮| 馽抾| 攫刓| 沺刓| 昹刓| 假趙| 晊假| 詢猁| 秫傑| 拻湮蟀喀| 磁捶| 煤瓮| す荻| 韓蚔| 踢坢| 駏栠| 犖笢| | 桭祔| ⑤漆| 竣匙| 嫘荻| も怢| 僽碩| 峆溶| 昹狤| 紳洈| 糽儚| 峆溶| 耋淩| 廕瓮| 蓿鍛| 艟刓| 埬栠瓮| | 貌秅| 陔泬| 拸柈| 詢晷| 拸柈| 笚譴| 蝴釬| ц埭| 哫趙瓮| 妀⑧| 堁祋| 陲嫖| 溶赽| 嗟趙| 瘀詳| 紳挀| 腦假| 植趙| 噪迻| 眼芛| 茼瓮| | 詢す| 陴綬| 霞笣| 噉壽| 桻劼| 還蜸| 趙笣| 昹猿| 需假| 鰍傑| 痧假| 詢瓮| 酓阨| 嗲す| 狦眧| 拫湛| | 囥梂| 拻怢| 攪假| 詢栠| 掛洈庈| 磁刓| 酗譴| 啋庌| 譴輩| 檢縐赽| 嫘陲| 播笣| 噪笣| 裻栠| 玶譴| 繳繚| 埬ぱ綬| 羹瓮| 怍假| 桼趙| 偕偕洈| 葷笣| п假| 栜刓| 崨羱杻よ| 簧蔬| 燴攽| 塞晚| 咈譴| 錨鍬| 酗笥庈| 陳毞| 郅籵藷| 匟昹| 價癒| 恓炰| 嫖屙| 譴盺| 蚗倓| 漆栠| 籵衼| 陏傑| 脰鍬| 銇粔絢| 祔栠| 僮酗鍛| 觸隅| 鎖ц| 昄碩| 陔怍| 嶊刓| | 蜓埭| 雛粔爵| 嫖刓| 綜鎮| 茼瓮| 鐏蔬| 鰍膚|

苤譙峚穘鼣屺阱磁釬壽炵 苤譙扢掘蔚啎蚾Office

2019-10-22 16:47 懂埭ㄩ陔檢笢瓟

﹛﹛苤譙峚穘鼣屺阱磁釬壽炵 苤譙扢掘蔚啎蚾Office

﹛﹛作者:伊恩.莫蒂默譯者:趙睿音出版:時報文化由「榮光女皇」伊莉莎白一世所統治的十六世紀英國,被後世譽為「輝煌年代」。如果搭乘時光機回到十六世紀,我們卻會聞到街上撲鼻而來的糞臭、三不五時就看到餓死的乞丐橫屍路邊,「輝煌年代」真的如此富麗華美嗎?英國暢銷作家伊恩.莫蒂默再次揭露伊莉莎白時代英格蘭的殘酷真面目-一個隔絕於歐洲大陸之外、孤單寂寞覺得小的國度;女皇和貴族貧困卻又愛擺闊,人民年輕、中二又暴力;舉國上下皆愛嘴砲,對時尚有法律也擋不住的狂熱。而這些現代英國紳士的祖宗們,更是奉行虒穨A想的完全不一樣、令人頭皮發麻的「禮儀」。塋禎婦毚肅佽ㄛ蟹源宎笝參樓Ч勤貌磁釬釬峈蟹勤俋淉習腔蚥珂源砃ㄛ堋肮笢源樓Ч楷桯桵謹勤諉ㄛ芢雄僕肮楷桯﹝

有言時勢造英雄,把這句話套用在香港報業發展上,同樣適用。政局動盪、經濟衰退,每每造就一份新報紙的誕生,可見報業發展史與香港的歷史關係密不可分。有見現時香港新聞發展史未有詳細的梳理,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系主任梁天偉,與該學系助理教授黃仲鳴一起合作,促成了《數風流人物─香港報人口述歷史》(《數》)一書的出版。該書聚集了28位香港報業人士,由梁天偉進行訪談,再由黃仲鳴主編,由這些叱糷@時的「風流人物」論盡本地報業1950年代至1990年代的發展史。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朱慧恩談到出書的緣由,黃仲鳴及梁天偉自言都是新聞界出身,加入樹仁大學新傳系已有十多年光景,二人均希望讓更多人了解香港報業的發展史。該學系早前開辦關於香港新聞史的課程,遂開始邀請老一輩的報人訪談。兩人表示希望借各位報人,以口述歷史的方式憶述辦報的經歷,並藉此梳理香港的歷史。《數》一書的時間設定由1938年到1995年,橫跨接近一甲子。二人由2011年起正式開始第一個訪問,從每份報章各找一位代表人物,最終合共訪問了28位報業界的「風流人物」,包括報章創辦人、管理層,憶述當年在報業打拚的日子。從訪談開始到書籍正式出版,有七人已先後離世,包括《香港文匯報》前副總編輯曾敏之、「馬報人」許培櫻、《明周》前總編輯雷煒坡等。回憶往昔歲月28位報人,各自憶往事,既談自己所任職的報章,也談其他報章,透過眾人口述拼湊完整歷史。書中的第一篇訪談錄,便由筆名「晨鳥」的許培櫻開始。筆名「晨鳥」的許培櫻為著名馬評人,他在1958年加入《新生晚報》,編寫馬經版,在1992年創立以馬迷讀者群為主的《縱橫日報》。他在訪談錄中詳細談到自己成為馬迷、加入馬報、再到創辦馬報的經過。其中一宗轟動事件,便是晨鳥當年放棄眼前利益,以頭版公佈馬流感的消息。由於當年《縱橫日報》以馬迷為主要讀者群,當馬流感的消息公佈後,馬會停賽,以致馬迷讀者群流失,日報銷量下跌,最終倒閉。故憶起晨鳥,梁天偉及黃仲鳴均笑言「晨鳥都有新聞道德」。此外,《經濟日報》社長麥華章在「天子門生《香港文匯》起飛」一章中談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日子。麥華章在1973年加入《香港文匯報》,先後負責外交、港聞版。在訪談中,他便憶述了當年在《香港文匯報》的時光,包括當年跟隨國家領導人外訪,華國鋒的拘謹、鄧小平的瀟灑、趙紫陽待人接物甚得體,依然記憶猶新。此外,他還憶述當年到柬埔寨當戰地記者的恐怖三星期,目睹過屍橫遍野的景象,對他而言是很大歷練。其後,麥華章出來辦《經濟日報》,故在本章節裡也談到當年向《信報》「挑機」的點滴。談到本地財經報紙,除《經濟日報》外當然要數《信報》。今次黃仲鳴與梁天偉邀得鮮有接受訪問的駱友梅談當年與羅治平、丈夫林行止創立《信報》的經過。當年林行止本在《明報》工作,後來受羅治平邀請辦《信報》。林行止曾是查良鏞(金庸)的得力助手,因此坊間傳兩人有芥蒂。駱友梅在本章節中便開腔澄清沒有此事,但坦言彼此「少了一份密切」。此外,她亦談到《信報》如何在當年複雜的政治環境中堅守立場。還有韋基舜談《天天日報》成為全球首份彩色報紙暨柯式印刷報紙;雷煒坡談在《明報》的歲月;楊祖坤和萬民光談在《大公報》的日子;胡仙談《星島日報》的成與敗;岑才生談《華僑日報》的興與衰;張初、許燊談在《商報》的日子;莫光、劉晟、歐陽成潮談《晶報》與創辦人陳霞子等,合共28篇詳細訪談錄。小報橫行年代28位報人的口述歷史,梳理了香港報業的發展史以及香港的歷史。談到報業的發展史,二人表示早年香港較常見的是黨報,例如國民黨的《天文台》、共產黨的《華商報》,到後來隨時代發展,「左中右」立場的報紙面世,文人辦報、商人辦報,開創香港報業的盛世局面。不過,二人亦特別提到當年小報的發展史,那時的小報普遍由文人主理,自上世紀30、40年代興起。「在30、40年代,小報十分流行。當年的小報五花八門,多數是文人辦的。」二人憶述指原來當時要辦小報很容易,一個文人就可辦一張報紙。「新聞可以自己寫,副刊的小說也可以自己寫,不需記者和編輯。」黃仲鳴說。因此,當年香港報業便有個十分特殊的狀況──一雞死一雞鳴。梁天偉憶述,當年辦小報,只要能售出幾千份,就基本上可以回本。然而,因為小報沒有廣告,故每當銷情不理想時,主理人便會為報紙另起名字,再次「創刊」。「小報好難生存,只是食住一個時段的甜頭,沒東西看便『執笠』,另起名字再辦。」70年代起,小報慢慢式微,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有「以大報方式辦小報」的新報紙加入,才標誌茪p報時代正式結束。雖然當年小報多如繁星,但能站穩陣腳的可說無幾,不過亦有例外。二人憶述在一眾小報中,在1959年出版的《明報》可說是特殊例子。「它是少數的由當年的小報,走到今天面向知識分子的大報。早期的《明報》都是小報,只由幾位成員組成。當年包括武俠小說、偵探小說,完全是小報格局。但查先生有眼光、很自信,加上他又是文人,所以能將《明報》發展到知識分子的報紙。」報業前景堪憂當年,報業發展蓬勃,大報群雄割據,各領風騷;小報亦受普羅大眾支持,找到生存方式。然而,與眼前兩位業界資深人士談紙媒未來的發展,他們都對前景堪憂,梁天偉更斷言十年後紙媒將絕跡。智能手機的出現,改變了傳媒發展生態。可惜的是,放眼現時網絡新聞時代,內容農場「當道」,假新聞充斥,網絡新聞只求HitRate。面對此情此景,紙媒沒落,但網媒是否能有足夠力量長遠發展?究竟還能否一雞死一雞鳴?當年,無數報業精英在業界競折腰,來到今天,傳媒生態發展翻天覆地,若數風流人物,能否看今朝?※旮蹅佌獍挾戰衱眵閨腔煦赽疻換儂燴綴ㄛ褫眕瞳蚚價秪晤憮撮扲妗珋覹冀蝠娸笱蚥岊腔衄虴瞳蚚ㄛ峈覹冀捚笱潔娸蝠翔こ笱腔鑠郤枑鼎價插﹝

﹛﹛猁孺湮婓奻漆磁釬郪眽遺殤囀衪覃睿饜磁ㄛ枑汔蟹源肮奻漆磁釬郪眽壽炵阨すㄛ辣茩蟹源載樓旮貒扃輶牬ㄩ瓬蠯橠笑瓬驉旃噶桶隴ㄛ冀翔こ笱肮奀觓湍馮俶腔ORF2睿賤馮腔ORF3ㄛ奧鰍源珧汜翔硐漪衄拸馮俶腔ORF2ㄛ婓む娸笱F1笢ㄛ觓湍鰍源珧汜翔價秪倰腔豪煨秪捧吏RF3悵誘奧侚厗ㄛ觓湍冀翔こ笱價秪倰腔豪煨秪衄ORF3悵誘奧湔魂ㄛ郔笝絳祡綴測笢羶衄曾磁腔鰍源珧汜翔價秪倰跺极湔婓﹝

﹛﹛〞〞2014爛9堎12掁疢偷す婓奻漆磁釬郪眽傖埜弊啋忑燴岈頗菴坋侐棒頗祜奻腔蔡趕誑陓﹜誑瞳﹜す脹﹜衪妀﹜郬笭嗣欴恅隴﹜覺⑴僕肮楷桯腔※奻漆儕朸§眒冪傖峈奻漆磁釬郪眽懇眕汜湔楷桯腔跦價ㄛ測桶賸絞踏弊暱壽炵楷桯源砃﹝刓昹勤諳盓堔簿瓮婐綴笭膘ㄩ堔膘軞芘訧21ㄝ5砬啋ㄛ俇傖盓堔砐醴226砐ㄛ統迵堔膘馱釬8000嗣芊

杻梗岆奻磁郪眽宎笝蔚峎誘華⑹假屋隅釬峈蚥珂源砃ㄛ儅憤抻坰眕假契棶G飽D埸G僑棪笮庠挾壓疤ぬ倜蛜珅府腄2穇噯箷庰襤笮庠怹簂宒ㄛ珂綴撼俴嗣謫邧晚嗣晚薊磁濂岈栳炾ㄛ減膘れ①惆陓洘蝠霜厙釐睿厙釐假姿瓬鷝諒見狠阪Ⅸ佼尕措湮倰魂雄薊磁假悵儂秶ㄛ磁釬鍰郖祥剿阹桯ㄛ磁釬妗犛祥剿猿蜓ㄛ峈峎誘華⑹酗笥壅假睿楷桯楛椕鰴鶬匊寋疚救蛂

﹛﹛載蠍刵橾眶騫ラ畋篋髒-10腔汔撰蜊婖ㄛ珨盓詫衾斐陔﹜蚋衾芼ぢ﹜袚⑴袗埣腔蚥凅褪旃侘韃蚔橝豰疝G馳疥肥珗陔珨測桵儂腔旃秶蛙隅賸澄妗價插﹝

﹛﹛炾輪す賡庄賸奻漆磁釬郪眽ч絢瑕頗湛傖腔笭猁僕妎睿傖彆ㄩ跪源肮砩樓Ч芶賦衪釬ㄛ旮趙睿す磁釬﹜す脹眈渾﹜羲溫婦搳Ⅰ細捆紮穔躉黻暽媝童跼厥僕肮﹜軘磁﹜磁釬﹜褫厥哿腔假姘菇疥牴今媋灠笮屋隅˙峎誘岍賜籀眢郪眽寞寀腔侍俶睿衄虴俶ㄛ僥嘐羲溫﹜婦搳卄蜆驉8Ю褖荂D埳窴藬盂驦△譯鈺葃勞訞樛ゞ炤普埱庥恦恀蔥鏽勞衒˙少壨憯狩蚡縑曼輕韥鄞楚掃享頨瓬鷚芛G塹蝓堈埣茛遞昐髕硩躉砥Ⅴ枅﹜褪撮﹜遠悵﹜怹汜﹜藏蚔﹜ч爛﹜羸极﹜极郤脹鍰郖羲桯磁釬ㄛ棻輛恅趙誑牖﹜鏍陑眈籵˙孺湮奻漆磁釬郪眽腔弊暱蝠厘睿磁釬ㄛ肮薊磁弊摯む坻弊暱睿華⑹郪眽僕肮祡薯衾棻輛岍賜厥壅睿す睿僕肮楛晻遙憤盓厥睿饜磁憚嫌憚佴佴拊諉挋龢笆馱釬ㄛ域疑隴爛瑕頗﹝楷桯笢藝謗濂壽炵睫磁邧源僕肮瞳祔ㄛ扂蠅洷咡藝源迵笢源眈砃奧俴ㄛ僕肮邈妗疑謗弊啋忑湛傖腔笭猁僕妎ㄛ祥剿樓Ч桵謹僱籵ㄛ衄虴奪諷瑞玸ㄛ眕膘扢俶渠囥邰囡揭燴煦ゃㄛ祥剿儅濛誑陓ㄛ衄唗芢輛磁釬ㄛ芢雄謗濂壽炵翩艙恛隅楷桯﹝

﹛﹛祩磁氪ㄛ刓漆峈痐﹝

﹛﹛漆濂濂瓟湮悝萵諒忨蹉蚳佽ㄩ※扂蠅ч爛悝氪猁眕謗埏埏尪峈埤欴ㄛ悝炾坻蠅旮綠崨妗腔悝扲婖祏﹜蚋戀詢瑕腔斐陔儕朸睿旆輝⑴妗腔笥悝怓僅ㄛ婌梊盚模睿濂勦笭湮褪撮斐陔鍰郖童詼泔褽﹝弊滅褪撮湮悝厙桴ㄛ桸汜淉習腔萸僻講睿隱晟躲泃傘凝驗宒崝酗˙諾濂馱最湮悝厙桴ㄛ桸汜淉習賤湘戲醴厥哿梩擂※萸戲醴齬俴埤§菴珨˙陓洘馱最湮悝ㄛ湖籵桸汜盄※剒猁參笭畢瑩偌善忒昍§##珨棒棒萸僻﹜珨沭沭躲泃﹜珨跺跺萇趕ㄛ扴佽腔岆勤濂苺腔蒧蓐﹜勤濂茠腔砃厘﹝

﹛﹛編按:看過《爸爸去哪兒》,大家一定記得吳鎮宇給可愛的兒子取名「Feynman」,正來自對這位天才物理學家的仰慕。100年前,1918年的5月11日,理查.費曼()誕生於紐約市布魯克林區。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年紀輕輕的他已經是研發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ManhattanProject)的重要角色之一。1965年,由於他在量子電動力學方面的成就,47歲的費曼獲得了諾貝爾物理獎。費曼是近代最偉大的理論物理學家之一,卻同時也可能是歷史上唯一被按摩院請去畫裸體畫、偷偷打開放茩鴗l彈機密文件的保險櫃、在巴西森巴樂團擔任鼓手的科學家。他曾經跟愛因斯坦和波耳討論物理問題,也曾在賭城跟職業賭徒研究輸贏機率。特立獨行的他曾經讓普林斯頓大學研究院的院長夫人對他大叫:「別鬧了,費曼先生!」台灣天下文化即將在5月30日推出費曼的其中一本回憶錄《別鬧了,費曼先生》的中文版,書中收入高涌泉先生的精彩導讀,呈現費曼令人莞爾的個性與神采。本版節選於此,以饗讀者。文:高涌泉選自《別鬧了,費曼先生》(台灣天下文化出版)唯一一次見面我見過費曼一次,確切日期記不得了,但應該是在一九八一年春天。那時我是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物理系第一年的研究生,自然認得費曼這位傳奇性人物:他是物理天才、諾貝爾獎得主、我最喜歡的物理書《費曼物理學講義》的作者。所以當我在佈告欄看到費曼要來系上演講的消息,當下打定主意一定要去聽。其實我在去到柏克萊之前,就已從台大消息靈通的同學處聽聞,費曼罹患了什麼重病,甚至於動了手術,所以更是認定這個見他的機會不容錯過。除了日期,關於這場演講我倒是有幾件事記到現在:(一)費曼的演講是系上高能理論物理組所舉辦的專題學術報告,不是適合全系師生聽講的通俗演講。平常這類學術報告只有專家才會參加,所以是在一般小教室內舉行,但是這次卻安排了最大的階梯教室,應該是主辦者擔心太多人會衝荈O曼的名氣來,才特別這麼做。不過當天教室並未滿座,我有點驚訝。(二)費曼從教室後方走下來,經過柏克萊著名理論物理教授曼德斯坦,兩人相互打了招呼。(三)演講主題是二加一維的楊(振寧)-密爾斯(Yang-Mills)規範場論,其中技術細節遠超出我當時的程度,演講中途,我忍不住打了瞌睡!後來在期刊上看到費曼關於這個主題所發表的論文,花了相當時間研讀,才多少知道費曼當初到底在講些什麼。回想起來,很遺憾沒能在聽講當下就有些領悟。(這篇論文也是啟發我後來研究起二加一維規範場論的動機之一。)雖然我在見到費曼之時,是抱茈H後或許不會再見的心情,但是我也沒想到這真是唯一的一次。不過我知道絕大多數的費曼迷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就算是格雷易克這位寫了公認費曼最棒傳記《理查.費曼--天才的軌跡》的名作家,也坦言沒見過費曼。愛講故事的物理學家費曼在一九八八年二月還未滿七十歲時,就因癌症過世,只算是中壽。他曾積極迎戰惡疾,前後約有十年的時間,不過對於終究避不開的結局,倒也坦然接受。在最後的時日,朋友當茈L的面表示憂傷,費曼反過來安慰朋友說:自己雖然也會難過,但其實也沒有那麼難過,因為他的好故事大半講完了,自己會隨茬o些故事進入別人的腦子裡,所以他不會在死了之後,就完全消失一空。費曼的確愛講故事,也很會講故事。費曼愛講故事主要是因為他有表演慾,喜歡成為大家注目的對象。仰慕他的著名物理學家兼作家戴森說他「半是天才,半是小丑,身旁的物理學家與他們的小孩莫不被他高亢的活力逗得很高興」,有他在的場合,大家的情緒都高了一截,「人生起碼是不無聊的」。儘管費曼於物理圈內有耀眼的光環,甚至獨領風騷,然而社會大眾在一九八五年之前,還大半不知道這號人物。那一年,費曼出版了《別鬧了,費曼先生》一書。出乎出版社意料,竟然大為暢銷,讓費曼的名氣溢出學術圈。這本書經常被視為科普書,但其實書中並沒討論什麼科學;有人說它是自傳,不過費曼並不同意,他說:「不,它不是自傳,只是一些趣聞。」本書不是費曼一字一句寫出來的,而是他的好友拉夫.雷頓把費曼多年來對他講的故事錄音起來,然後謄錄下來的。雷頓不是科學家,與費曼是敲鼓夥伴,他認為費曼所講的每一個故事都很有趣,而費曼一個人就親身經歷這麼多奇怪的事,真不可思議。當然這些趣聞之出現,費曼不純然是無辜的旁觀者,其中有些是他耍點無傷大雅的小花招促成的。他開玩笑的對象經常是那些一向正經八百看事情的人。費曼在加州理工學院的著名同事葛爾曼(「夸克」概念的發明者)就對於費曼「花非常多時間與精力來製造以自己為主角的軼聞」以譁眾取寵,頗不以為然。費曼的確喜歡譁眾取寵,不過他的確也是真心誠意覺得這些故事太好笑了,講出來是娛人也娛己。費曼的女兒米雪記得有一晚她發現費曼笑得歇斯底里,眼淚都流出來了,原來他正在看自己的書,竟然還是忍不住被自己曾一講再講的故事逗笑了。費曼有些不好意思,對米雪說:「我以前真是個瘋狂的傢伙。」費曼以幽默態度面對人生,直到人生終點。他在臨終前幾天,腎臟功能已全失,無謂的醫療他拒絕了,只躺蚗R待最後一刻來臨。他昏迷中偶爾掙扎醒來一下子,最後對家人說出口的話居然是:「我不要死兩次,等死實在無聊。」太酷了!純然費曼本色!這最後一個玩笑是會讓人莞爾一笑又受感動的。以日常語言來呈現物理概念有人曾當荈O曼的面,向他抱怨《別鬧了,費曼先生》沒能呈現費曼對於物理的熱愛,費曼馬上回說如此做是刻意的,又補充說那是下一本書所要講的。可惜我們永遠不會知道費曼是否真有如此打算了。有人可能會好奇,費曼很會說故事,同時也是一位頂尖物理學家,這兩者有無關聯?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諾貝爾物理獎一九九一年得主法國凝體理論學家迪熱納是大號費曼迷,一輩子感念費曼對他的啟發。他出身巴黎高等師範學院,這是法國培養頂尖精英學生的教育場所。迪熱納說他在法國精英教育所學到的是對於數學推演的盲目崇拜,還好費曼的《費曼物理學講義》導正了他,完全改變了他的物理觀。我理解迪熱納閱讀費曼時所感受的震撼,因為我有相同的經驗。無論是上課、演講或是寫論文,費曼都將重點放在說明他自己到底是如何理解他要傳達的知識,而不是放在數學推導;所以費曼對於每一個科學概念,都會仔細想好其關鍵點,然後用清楚的(口語或文字)敘述來解說他為什麼這麼看。對於費曼來說,除非你能夠這麼做,不然你不能宣稱你懂。迪熱納從費曼那裡學到最重要、有用的是現象背後的物理意義,光光知道數學方程式並不會讓你了解物理。迪熱納逼迫自己在一頭栽進方程式之前先好好想一想,他開始追求了解物理意義而非數學。費曼成了迪熱納的科學楷模。我以迪熱納如何受費曼影響為例,說明費曼物理風格的特色:以日常語言來呈現物理概念,這樣才能貼切傳達他對於物理的理解,也彰顯出了解物理意義比操弄數學重要。所以對於費曼來說,講物理和講故事可說是同一回事。他著名的《費曼物理學講義》每一章都是一篇故事,有頭有尾有高潮,他的專業論文讀起來也有故事的味道。費曼的語言天分、與數理天分相輔相成;他的好奇心、人生觀、科學觀、與宇宙觀也全相互關聯。他知道自己比多數人幸運,而平凡的我們能夠讀到他的趣事而開懷大笑,也是幸運的!(本文作者為台灣大學物理系教授,台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主任)註:本文小標題為編輯添加

﹛﹛自稱「以讀金庸為主業,靠讀金庸養家餬口」的王曉磊被認為是「當今自媒體寫作的才華擔當」。他筆名六神磊磊,曾為時政記者,如今坐擁千萬粉絲;筆下文章腦洞大開,詼諧間卻能針砭時弊,篇篇閱讀量「十萬加」,創造了自媒體寫作的奇跡。最近他的新書《六神磊磊讀唐詩》出版,音頻版也於近日正式上線。六神磊磊應鄭州松社書店之邀來到鄭州,並接受記者採訪。他說,任何一個行業,別看密密麻麻都是人,努力往上一點,人就少一大片。學問的境界有「真學、真懂、真信」。「對金庸、對唐詩,我是真學了,真正下功夫去讀通透,讀通透了才能寫得有趣,才會有人願意看。」■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鄭州報道隨荂u六神磊磊讀金庸」公眾號的走紅,王曉磊更習慣於大家稱呼他為「六神磊磊」。公眾號裡的磊磊充滿了俠氣,現實生活中的他,戴副黑框眼鏡,娃娃臉,更多些書生氣。左手金庸右手唐詩王曉磊曾做過時政記者,後辭職專職打理自己的公眾號「六神磊磊讀金庸。」王曉磊說,自己很感謝做記者的經歷。「記者生涯中,我見過很多不同層次的人,也見證過很多故事,這讓我能從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個世界。」他也很善於「蹭熱點」,他說這應該是記者的本能。「既然學了新聞,做了新聞,就希望能夠發出自己的聲音。」至於「六神磊磊」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因為王曉磊夏天被蚊子咬而不得不經常塗了滿身的花露水,結果,周圍的人就用花露水的牌子給他起了這個外號。後來,他乾脆以此為筆名。很多人認識「六神磊磊」是從他風靡微信圈的「金庸武俠時評體」開始的,他擅長用信手拈來的武俠和歷史典故,犀利點評社會現象、時事熱點、世間百態。王曉磊說,所謂的「信手拈來」其實是下了真功夫的。他從初二開始讀金庸,據粗略計算,讀了十幾遍金庸的作品。而在更新文章時,他更是為了某處細節不時地翻看金庸的作品。從讀金庸到讀唐詩,對他而言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王曉磊說,「讀唐詩的人不一定愛金庸,但愛金庸的人一定愛唐詩。」在金庸小說裡,經常有唐詩的影子。「比如《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到了趙敏的綠柳山莊,中堂掛的字是唐元稹的《說劍》:白虹座上飛,青蛇匣中吼。殺殺霜在鋒,團團月臨紐。」讀書百遍,其義自現。金庸作品已經化為「骨血」融入到了王曉磊的身體裡。而王曉磊對於唐詩的儲備也是從小開始的。「我小時候讀的第一本正兒八經的和唐詩有關的書是《唐詩選集》,至少看了一年,每天都看,有空就看。這本《唐詩選集》裡大概有四五百首詩。我現在記得最牢靠的就是這四五百首。」因茠鰼e,王曉磊又燃起了讀唐詩的激情。「唐詩有蚋袨I的內涵,有我們想像不到、真正好玩的東西。」而決定出版解讀唐詩的書後,王曉磊發現自己在知識上還很不成體系。他習慣於去咖啡店寫作,兩年多的寫作時間裡,每次都背茪@大包書,常常只是要為了引用書中的某句話。平視經典「翻牆」讀唐詩有些讀者覺得對待像唐詩宋詞這樣的經典應該嚴肅待之。但王曉磊卻不這樣認為。他認為對待經典,不應該從低處仰望,而最好以平視的角度去看。他說,《紅樓夢》誕生後很長時間不是經典,而是女孩們在閨閣躲茯搌漁恁C又如,唐朝時李世民、虞世南也在不停寫詩,但真正引爆唐詩寒武紀的是王勃、楊炯這些當時所謂的「小人物」。「唐詩宋詞就像是花園,我自己就像是那個翻牆的人,對於不敢、不想進去的人,我可以幫他,從裡面折幾枝花拿給他看,讓他知道,原來這裡面有這樣美的花。」不過,王曉磊也說,他的作品或許不能陪大家很長時間,但走的這一段,能引茪H進正門。在他的《六神磊磊讀唐詩》中,詩人王維通過一場「選秀」博得了大唐公主的青睞,詩人們也「刷茠B友圈」、喝酒擼串、在人世間策馬奔騰。在幽默風趣的「六神體」中,作者把一段段詩歌的起承轉合、愛恨情仇娓娓道來,帶你領略大唐精彩絕倫的詩歌江湖,讓我們在忍俊不禁中重溫最溫暖、最風雅的唐詩記憶。像螞蚱一樣不斷蹦躂「是的,這一生,我終於沒什麼成就。年輕的時候,我也輕狂過,但和李白呀、高適呀、岑參呀、王維呀相比,我真的差遠了,他們都好有才!不過,對朋友,我做到了仗義、友愛、感恩、有始有終;對粉絲,我做到了堅持更新。我寫了一千五百多首詩,我做了一個小號該做的事。」這是「六神磊磊」的一篇成名作《猛人杜甫:一個小號的逆襲》的一段話,這篇文字寫出了杜甫的詩歌被後人認知和認可的過程。而這段話套用在王曉磊身上也是適用的。對於王曉磊來說,從開公眾號到爆紅、從辭職到寫書,從拿工資的記者到月入百萬的自媒體人,這幾年,他的生活發生了很大變化,始終不變的是他一直在寫作。他覺得,這一切的變化讓自己實現了看書、寫字的理想,因此日子過得很開心。「我覺得一個寫字的人,隨時要作好被人忘記的準備,我們都應該是一隻螞蚱,但是必須是一個不停地學習,不停地充實自己的螞蚱,我們要努力地蹦躂荂A然後靜靜地等待秋後的到來。」

﹛﹛艘善※濘湛忳善補籟皆婭蝠俋桶芨衄閡懦悵誘伎ㄛ醴弝刲坰麵眕堈擒燭楷珋ㄛ妏唦濂珨羲宎憩疪蹅丳辣紋陬堙迭迭掠翎嫖陑爵罹飶珨狟ㄩ赻撩憩岆妏蚚醴弝夤聆ん第刲眸醴梓腔諾①淈舷埜ㄛ郣善涴笱①錶崋繫域ˋ假瘏嫖腔疶恀ㄛ卼祩Ч珨奀珩祥眭蜆蝥弇奡臐ㄔv蒂芬.霍金(StephenHawking,1942-2018)於2006年在香港發表題為《宇宙的起源》的公開演講,提出了他對宇宙及人類起源的看法,當時引起一股科學熱潮。本書收錄這位已故著名物理學家精彩絕倫的演講和問答全文,以及作為霍金演講前奏、提供背景知識的幾場公眾講座的內容,包括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羅伯特.勞夫林(RobertLaughlin)的《愛因斯坦或許錯了》,讓讀者了解霍金的宇宙觀。亦特別收錄霍金女兒露西.霍金(LucyHawking)的專訪,大談父親的為人、如何思考、如何看待自己的殘疾等。

﹛﹛

﹛﹛苤譙峚穘鼣屺阱磁釬壽炵 苤譙扢掘蔚啎蚾Office

孮晤ㄩ
忒儂艘笢冪冪撳梇佳B笢冪厙峚陓

悵誘較華窐講珩猁赫綻盄

2019-10-22 03:15   懂埭ㄩ笢弊冪撳厙-▲冪撳梇芋   
菴ㄛ旮趙昢妗磁釬ㄛ棻輛僕肮楷桯﹝

﹛﹛較華綻盄祥躺岆杅講奻腔ㄛ珩岆窐講奻腔﹝猁砉悵誘湮倱癡珨欴悵誘較華ㄛ暫猁忐蛂18.65砬譯較華杅講綻盄ㄛ衱猁忐疑謎泬挋芩腔較華窐講菁盄﹝奧йㄛ忐蛂較華窐講綻盄羶衄枒歎遜歎腔豻華﹝撿极懂佽ㄛ踏綴茼植潼聆膘扢﹜蚚芴奪秶﹜硃野儂秶源醱楷薯較華窐講悵誘

﹛﹛觼珛窒較華窐講悵誘笢陑輪梊痡掛底匢╯炳縚擋曬珗較華窐講悵誘馱釬輛遶翻袪峞ㄢ匢〦姘俶腔較華窐講悵誘笢陑ㄛ苀喉跪華羲桯較華窐講膘扢ㄛ籀爰犖伂譫華※衁珨衁§ㄛ蔚峈觼珛酗堈楷桯斐婖沭璃ㄛ峈赽呤隱狟珨え挋芩﹝涴暫岆砃悵誘較華闐堤腔壽瑩珨祭ㄛ載岆凳膘陔倰佽媢媝紫齡寋肫輔翩

﹛﹛較華悵誘甜準眢岈﹝扂弊淏揭衾馱珛趙﹜傑淜趙辦厒芢輛論僇ㄛ跪華勤膘扢蚚華腔剒⑴竭湮﹝辣齮皆鉼延媟褓敦捃華絞傖膘扢蚚華腔※昄仵漶悵珍閨陔鹹郕簽˙元華腔孮峉炮堋華梩硃す算痱栲孮﹝坻蠅蕞啃啜枆鑑腔膘扢蚚華硌梓湮詻陔⑹羲楷﹜埶⑹膘扢ㄛ啁鬖淉憎綴期譪薩旆腔綴遞﹝

﹛﹛肮奀ㄛ觼珛較釬腔徹最珩頗湍懂較華窐講豖趙﹝輪虳爛ㄛ觼珛訧埭閉Ч僅羲楷ㄛ※侐漆拸玿泬§ㄛ絳祡較華豖趙掀笭誕湮ㄛ芩檐禶窐宋漶卅袾噯蚞蝖〧怓覃誹髡夔熬鶠Ⅲ驦△媮死騞3閤耤蚧む岆陲控窪芩華豖趙﹜昹控華⑹芩懂恌敆赹趙﹜鰍源珨虳華源芩氈婼蟣譠袾麾爰華眒冪勤佸Щ谿蟥芊偕黖ヾ情

﹛﹛岈妗奻ㄛ樓Ч較華窐講奪燴ㄛ岆楊薺楊寞腔隴溯瘨芋軞极艘ㄛ嗣爛懂跪華甡楊羲桯較華窐講悵誘馱釬△藪侄憤傖虴﹝筍秶僅祥俇囡﹜儂秶祥翩哄H凰亄輓諄說A鄸諧郇輔瘚恀枙甡遢玴肺輒鬕皇伝佽樂繡華綴掘訧埭祥剿熬屾ㄛ妗珋較華梩硃す算﹜梩蚥硃蚥腔麵僅梀鷐荋鞶爰華悵誘醱還嗣笭揤薯﹝

﹛﹛勀昜芩笢汜ㄛ較華岆扂弊郔峈惘幛腔訧埭ㄛ壽炵坋撓砬佽議埸僑鯞瞿狡瓛酸嗄倞庥恌購均ㄧ華綻盄祥躺岆杅講奻腔ㄛ珩岆窐講奻腔﹝硐衄崨踡較華悵誘腔燦動ㄛ符夔耟檣弊模襄妘假奏躉鱹砥猁砉悵誘湮倱癡珨欴悵誘較華ㄛ暫猁忐蛂18.65砬譯較華杅講綻盄ㄛ衱猁忐疑謎泬挋芩腔較華窐講菁盄﹝窐講掀杅講載峈笐敖睿拸倛ㄛ筍婓忐蛂較華窐講綻盄源醱ㄛ肮欴羶衄枒歎遜歎腔豻華﹝峈森ㄛ踏綴茼植潼聆膘扢﹜蚚芴奪秶﹜硃野儂秶源醱楷薯較華窐講悵誘﹝

﹛﹛樓辦較華窐講潼聆膘扢岆較華悵誘腔ヶ枑﹝醴ヶㄛ姘較華窐講潼聆萸躺衄357跺ㄛ測桶俶遜祥劂ㄛ潼聆囀搎僕銓糗ヾ猁賦磁褪悝寞赫﹜樓躇票萸ㄛ凳膘れ葡裔襄妘翋莉⑹睿翋猁觼莉こ髡夔⑹腔覃脤潼聆厙釐ㄛ獄妗覃脤潼聆迵ぜ歎馱釬腔價插﹝杻梗猁笭萸潼聆陲控窪芩華豖趙⑹﹜貌控華狟阨閉粒⑹﹜鰍源笭踢扽拹學齮盃暫煬な楖華窐講珋袨﹝

﹛﹛澄厥芩華蚚芴奪秶岆較華悵誘腔菁盄﹝肮珨輸華ㄛ笱襄妘腔彶祔堈掀祥徹※笱§滇赽腔﹝秪森ㄛ珨源醱ㄛ觼華觼蚚羶衄妀講豻華ㄛ祥夔秪峈掀誕虴祔腴奧溫ィㄛ峊楊斛剕忳善旆凱ㄛ猁籵徹楊薺奧祥岆芩華垀衄氪麼妏蚚氪砩堋樵隅芩華蚚芴˙鍚珨源醱ㄛ陔倰傑淜趙岆眕冼玩噩議м羃砥ㄠ梤陔倰傑淜趙蚚華剒⑴ㄛ憩猁磁燴苀喉汜莉﹜汜魂﹜汜怓脹跪濬蚚華﹝旆跡諷秶陔崝膘扢蚚華寞耀ㄛ甜迵觼珛蛌痄佪睌隞廷講境像ㄛ眕侀巡堙6媌磃匋腄

﹛﹛翩姜華悵誘硃野儂秶岆較華悵誘腔忒僇﹝珨源醱ㄛ猁樓Ч勤較華悵誘孮挋齂撋觸像未分齱芢輛跪撰扡觼訧踢淕磁ㄛ偌桽阰悵誘﹜阰忳祔腔埻寀ㄛ勤創童較華悵誘恄騊譬撘羔摨芶彿孛驞頧捲馳炬E踶韍腎橦鶾珗都鄘繂遠衛璉皆羌菩郈蝯媋瓛像銝華腔瞳祔覃誹﹝盓厥梩蚚較華華⑹籵徹盓葆覃撙煤蚚﹜莉珛蛌痄脹源宒ㄛ勤諳痴厥硃喃較華華⑹ㄛ植奧覃雄む悵誘較華腔儅憤俶﹝ㄗ釬氪ㄩЯ踢謠 懂埭ㄩ冪撳梇見

ㄗ孮帢鉏迤熒笯隴ㄘ

呦濩瓮 曆楟陓佼樆挪 坒囧庈踞奾巖堤垀 蚗嘐淜 湮鎢芛
槨堄繚 へ牳⑹撮扲冪撳羲楷⑹ 昹諦桴 雛粔爵庈 媼儂釦